中国北方家鸡驯化历史研究取得新进展
2017-12-11 来源:分子进化与基因组多样性学科组 作者:彭旻晟
0

  作为全世界饲养最多的家养动物,家鸡的驯化起源一直是考古学和进化生物学的热门议题。2014年中外学者对中国北方出土“家鸡”遗骨的古代DNA研究揭示中国北方是家鸡的一个驯化中心,驯化时间可以追溯到距今约10000年前全新世早期(Xiang et al. 2014, PNAS)。然而,随后对于数据质量以及考古学材料的分析对这一结论提出了质疑(Peng et al. 2015, PNAS; Peters et al. 2015, PNAS)。 

  如果中国北方是家鸡驯化中心,那么当今的中国北方家鸡群体中很可能保留有相关的遗传标记。为此,来自中国科学院昆明动物研究所、嘉应学院、华南农业大学、云南农业大学等国内外多家院所开展合作。研究人员首先分析了已发表的大量家鸡线粒体DNA(mtDNA)数据,发现单倍型亚类群C1可作为探讨中国北方家鸡群体历史的候选遗传标记。为了揭示C1的起源,研究人员对新收集的1780份家鸡和红原鸡样品的mtDNA进行了分析,结合已发表的数据,发现单倍型亚类群C1的遗传多样性在中国黄淮流域最高,提示黄淮流域可能是C1的早期扩散中心,时间距今约2500年前。这一时间要明显晚于家鸡的驯化时间,相关结果不支持中国北方是家鸡的一个驯化中心。为进一步探讨中国北方家鸡的群体历史,研究人员分析了其他单倍型类群的分布模式,发现单倍型类群A具有和C1类似的模式。有意思的是,C1和A在中国北方斗鸡和日本斗鸡群体中高频分布。相关类群的年龄估算与中国最早的斗鸡历史记载(见于《左传·昭公二十五年》)一致。一个合理的解释是中国北方斗鸡的育种与扩散事件对中国北方家鸡母系遗传多样性的分布格局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该研究成果以Was Chicken Domesticated in Northern China? New Evidence from Mitochondrial Genomes为题于12月7日在线发表在Science Bulletin上(https://doi.org/10.1016/j.scib.2017.12.004)。嘉应学院黄勋和副教授、云南大学硕士生吴亚江、云南农业大学苗永旺教授和中国科学院昆明动物研究所彭旻晟副研究员为共同第一作者。嘉应学院钟福生教授、华南农业大学张细权教授和中国科学院昆明动物研究所张亚平研究员为共同通讯作者。 相关工作得到广东省自然科学基金项目(2014A030307018)、广东省公益研究与能力建设项目(2015A020208020,2016A030303068)以及中国科学院东南亚生物多样性研究中心(Y4ZK111B01: 2015CASEABRI002)的资助。 

  


Copyright © 2018-2019 中国科学院昆明动物研究所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五华区教场东路32号  邮编:650223
电子邮件:zhanggq@mail.kiz.ac.cn  滇ICP备05000723号